昔人說事 | 氤氳之島的藝術遣使 – 石川欽一郎

隨著滿清皇朝的凋零,
帝國主義在這塊土地上插旌樹旗;
甲午戰敗,一張薄紙的代價,
台灣與澎湖被切割出去將近半世紀。
隨後八國聯軍橫掃中原遍野,
被隔離在孤島的棄民們慌恐無援,
從起初的群情激憤,漸漸被消磨得氣若游絲。
台灣作為日本第一個殖民地,
也著實讓統治者傷透腦筋。

紛紛亂亂過渡了幾多歲月,
年輕的陸軍參謀總部通譯官-石川欽一郎,
第一次踏足南國島嶼,懷著不安,
直到站在這片土地後,隨其豁然開朗,
感嘆道:「傳言是地獄,見了卻驚為天堂,
這就是我對台灣的第一印象,形與色都很優美的島嶼,令人欣喜。」
如此一秒地獄變天堂的驚喜感,
冥冥之中繫起石川與台灣日後緊密的情誼。

起初他負責為總督府製圖,
親隨台灣總督深入中央山脈,探尋生番,
描繪大幅水彩作品,捕捉原住民奇景,
後來被攜回日本,獻呈明治天皇,並對此讚許有佳。
他又兼任臺北國語學校美術老師,邊辦畫展,
其個性溫和有禮,衣裝整潔,儼然一位仕紳君子,
不像俗常的日本軍閥,態度高傲、言語粗暴。
他習慣帶學生到自然風景中取材、寫生,
空暇閒餘,自組藝文沙龍“番茶會”,
聚集在臺日人學者與藝術家,一同喝咖啡,聊南北,
並引導台北上層政治圈,推廣藝文活動。

1916年暫離台灣,遊覽歐洲各國,
沿途不忘畫筆,勤於寫生,
返回日本準備開辦旅歐作品展。
不料1923年一場關東大地震粉碎了家園,
也將他的繼母帶離人世;
如此低迷的境況中,讓石川念想起南國熱情溫暖的風,
於是接受擔任臺北師範美術老師一職。

此回石川更是積極籌組畫會,廣收學徒,
鼓勵台灣畫家要融入地方特色,
詮釋對土地的關心,才能表現最真的美;
而對經濟狀況不佳的學子,則介紹給實業家以獲得贊助。
同時自己也在《台灣日日新報》、《台灣時報》等介紹水彩,
引起大眾興趣,也提升了藝術欣賞的能力。
八年算來不長不短的時間,猶如總統連任兩屆,
石川憑著自身對藝術的熱情與專業,
拉拔當時僅屬於殖民地階級的台灣,
此種正向的擴展影響後續很深,
並實質性帶領台灣涉入西洋美術的世界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