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流離舊王孫 – 溥心畬

玳瑁樑空舊館非,池塘芳草夢應稀。
波生苑裡曾留影,花盡江南尚不歸。
豈有樓台歌白紵,已無門巷認烏衣。
天涯春去多風雨,莫向平湖淺處飛。
– 《南遊集·燕》溥儒

此詩以飛燕南歸為喻,敘述天涯懸隔、今非昔比之惆悵;
影射自處末代王孫之輩,
其中的災變禍起、顛沛流離,卻是長短道不盡。
身為渡海三家之首的溥心畬,早年聲譽廣、成名快,
除了滿身畫藝精湛外,風雅俊逸的氣質中透顯一股高尚,
皇親國戚的顯赫身份扮演著一定的助力。

溥心畬本名愛新覺羅氏溥儒,
為道光皇帝之曾孫;溥儀之堂兄,
自小接受儲君教育,琴棋書畫、走馬騎射無一不能。
由於個性內向,對朝堂皇權無過度欲求,
喜徜徉在治經理學、詩文辭賦之類,
雖視書畫為文人餘事,未把精神全副投入,
然更凸顯如此高潔不遜的氣度,
於不經意的方寸間翩然流露,凡眾難以企及。

北京法政大學畢業後,留學柏林,
期間因國內局勢動盪翻騰,又歷經辛亥革命,
先後隱居北京西山、寄寓頤和園,
學習方面恪守「未嘗間斷,亦未嘗專習一家也」,
加上豐富的生命歷程,以及深厚的國學素養,
正是孕育他偉大藝術成就的關鍵。
在北京中山公園水榭,溥心畬舉辦了首次書畫展,
自此畫家名聲大噪,詢訪、應邀絡繹不絕。
並結交摯友張大千、于非闇等才人逸士,
漸漸有了 “南張北溥”、“南吳北溥”等稱號傳世。

但隨著帝國進犯,九一八事變帶來滿目瘡痍,
後起國共內戰,使舊皇族處境兩難,
人在上海的溥心畬,過渡舟山群島想再尋打算,
無奈被國民政府挾隊撤退台灣。
彼時的愛新覺羅後裔大多留佇中國,
離鄉背井的他,淒苦零丁之情可想而知,如詩所述:
暗渡吳淞口,藏舟一時輕。片云隨客去,孤舟掛帆行。
島嶼分旗色,風濤記水程。海門吹畫角,夢斷北時聲。

在台灣的日子,榮華褪盡、清欲澹寡,
蔣宋美齡曾欲拜師習畫,也以愧對先祖為由推辭。
他不受官祿;亦不問世事,
踏足遊歷這片陌生的土地,潛心創作與教職,
在時代的畫布上構築了一段絕美而脫俗的色彩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