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西山隱逸士 – 溥心畬

隱居戒台寺十餘年間,可謂真正不食人間煙火,
一邊飽覽名勝美景,對山川樹草、鳥獸蟲魚悉心觀察,
另則專注臨摹恭王府的舊藏古畫,交遊方外遺老,
與北京滿族畫家齊聚,組成松風畫社,
累積養成溥心畬日後不凡創作的高廣根基。
澹泊清幽的生活看似平凡愜意,卻總帶著化不開的悵然,
因為這也是他斷絕政治希望後,靠賣畫為生,
折衷於現實的一條篳路藍縷之道。

早年與西山的淵源,讓溥心畬自號“西山逸士”,
推斷此時期的作品以臨摹、仿古居多,
他習畫無師承,強調「不薄今人愛古人」、
「無師必自悟而後得,由悟而得,往往工妙」。
其山水畫底起北宗院體風格,注重用筆、形廓;
意取南宋馬遠、夏珪,揉入文人靈秀潤雅之氣。

中期的溥心畬在畫壇初嶄頭角,二來因應市場需求,
風格漸趨多元,變化靈活。
抗戰勝利後,參加國民大會,
屆時於南京開展,暇餘遨遊長江、蘇杭諸景,
隨著生活體驗的拓展,牽動畫風邁向更成熟的境界,
塑造出有別於傳統的特色風貌。

一九四九年渡台後,心境抑鬱懷憂,
不問俗塵,只能將滿腔思緒寄情於筆墨,
創作表現更加廣泛,甚少題記年款,
從沒骨到界畫;青綠至淺絳,
融會貫通各大門派,觸類旁及百家巧藝,
能詩入畫,寓情於景,
把一生繁妙精華,摻和進卑諷與清愴,
儼然充滿反差極大的曠世美感。

溥心畬在《自述》中曾云:
「余性喜文藻,於治經之外,雖學作古文,
而多喜駢驪之文,駢驪近畫,故又喜畫…」
從畫面中不難看出極為工致,宛如駢驪文體般的細膩。
最難猶在其筆少神完,空靈絕倫,
既保有古法之持重;又獨具跳脫之新意,
謹守皇氏大器雍容的風範,不屈就於俗媚偏風,
扮演著千年文化內涵的延續與開展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