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僊境聚胎禽 – 溥心畬

釋文:
僊境聚胎禽 修翎落茂林 悠然到瓊島 弱水幾何深 心畬

鈐印:
溥儒(白文)

此作橫幅,方寸間僅達一才多,
描繪大小仙鶴丹頂黛尾,白身優雅纖儂,
靈活自然的動作與姿態,揣摩神形皆備,
俐落無滯的筆法賦予畫面生命,
彷彿能聽聞禽鳴鳥語,松風颯爽,
迎面而來的會是海霧抑或山嵐?

日治時期的《臺灣通史》作者-連橫以為:
「以台灣山海上之奇秀,波濤之壯麗,飛潛動植之變化,
可以拓眼界、擴襟懷、寫遊記、供探討,故天然之詩境也。」
如此的瓊島麗境,著實令人流連忘返。
讀著畫中的五言詩,感染了一抹隱晦的愁傷,
投射到渡海來台的溥心畬自身,
就像落入瓊島的仙鶴,
和故鄉橫隔若水幾千。
而身不由己、志不在此等因素,
也使溥心畬在作品上總褪不掉細密的憂愴。

家國歷史的巨變下,常伴隨著人口遷徙,
顛沛流離、生靈塗炭不在話下,
即使曾經的御統皇族也只能任其擺渡。
但我想,溥心畬的可貴之處,
在於他順應局勢,又能伸能退,
不好與人爭,不求與人謀,
折中卻秉持著一定的自恃與自尊。
於學習方面更是終生未斷,
通透性敏,理解領悟又高,如同他的字:
「畬,二年耕作之良田,心作良田百世耕,故字心畬」。

承襲著正統而可貴的文化源流,
以這些豐沃的資產,才能開拓出不亞於它們的新意。
但現代人似乎很難體認到這之間的關連性,
當下是重要的;是瞬間的,
但沒有過去,哪來將來?
沒頭沒尾的過程中我們確切能抓住得是什麼?

俗話說:「時代造英雄」,
若是沒了當時的洪流激變,
深處大內的溥心畬也不會達到如此境界。
或許四方穩妥,當個王宮貝勒,
少了點脫俗,缺了些澹然,
只在閒談遊戲間,信手捻來,
必無法品嚐到如此甜酸甘苦俱全的美味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