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浪漫年代之於袁樞真

民國元年的浙江省天台縣,
袁泰豐棉紗店的老闆娘老蚌生珠,
依著鄉下重男輕女的觀念硬把女娃當男孩養,
就這麼咋咋呼呼過了四個年頭,
才漸漸褪下褲裝,以女兒家出落。
或許就是因為這段人生插曲,
看來宛如電視劇般的出身軼聞,
促使袁樞真日後年紀輕輕,
便獨身留洋,勇敢追尋自己的繪畫夢想。

在家排行老六,本名姝貞,
少時曾就讀住宿的教會學校,思想開擴,
受畢業於上海美專的大姊影響,藝術啟蒙,
而留美的經濟博士二哥,也予以鼓勵,
袁樞真便進入當時頗負盛名的上海華新藝專就讀。
在校期間受教陳澄波和汪亞塵,影響她甚多,
她曾回憶道:「那時他(陳澄波)常帶學生到上海寫生,
有春季與夏季寫生,老師都帶我們去西湖。」
結業後負笈日本東大研習西畫一年,
遂遠渡重洋,於巴黎國立高等藝術學院深造。

1-2

時值法國現代藝術新盛期,
繪畫、建築、音樂、戲劇無不席捲這座時尚花都,
街頭的咖啡廳總是高朋滿座,人聲鼎沸,
浪漫帶點頹靡的氣息與東方國家全然不同。
前有徐悲鴻、常玉等先鋒破浪,
歐洲方面對華人已有一定的接納程度,
使袁樞真得以於專研畫技之外,
同時順利參加春季沙龍、獨立沙龍等展覽。
在異鄉獨立自主,善於敏銳的觀察周遭,
融合創作的自由與本質的率真,
醞釀出屬於她獨特的多彩風貌,
既保有女性的纖細柔軟;
又兼具大師的灑脫豁達。

遊學期間,也讓袁樞真邂逅了兩位生命中的佳侶,
其一是知名女畫家潘玉良,
她傳奇的一生總令人津津樂道,
由一介孤女妾妓,轉幻為國際藝術家,
兩人在巴黎結識,即成為終生好友,
而後袁樞真回國、渡台,也都持續著魚雁往返。
另一人則為丈夫郭驥,
他本是哥哥的朋友的朋友,
在一場巧合的伴遊串連下,姻緣牽起,
隨著兩人陸續歸國與不懈的情脈,
最終鄉下小子娶得了時髦小姐,
安定下來的袁樞真,隨即開始了長久的教職身涯。

圖片來源:袁樞真油畫紀念集

潘玉良-維基百科:
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6%BD%98%E7%8E%89%E8%89%AF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