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袁樞真的創作一甲子

在巴黎四年學成歸國後,
袁樞真任教於重慶藝專與重慶師範,
陸續歷經就業、結婚、生子等人生里程。
直至1949年國民政府萎敗,
一聽聞陳誠接任台灣省政府主席的那刻,
袁樞真就知道,身為陳誠侍從秘書的丈夫,
勢必得跟著舉家撤離了,
隨後途經上海,正式開始在台灣落地生根。

稟持著對作育英才的孜孜不倦,
獻身台師大,一路從副教授晉升系主任,
曾與廖繼春一同教授油畫,
袁樞真親切大方的個性,真摯近人,
對待朋友毫無保留,可靠而責任感重,
又常因為浙江濃重的鄉音,被學生貽笑連連。
在早期台灣社會,這麼一位女教授,
有留學日、法的洋派背景,實屬難得,
遂各方邀聘不斷,又抽空編錄高中美術教材,
還獲聯合國文教組織獎金,赴各國考察,
足跡環半球,被美國光華畫刊譽為「畫壇褓母」。
仙公廟

即使生活充實的分神乏術,
創作熱情之於她依舊源源不懈,
任何題材,只要打開速寫本,
瞬筆勾勒出來的就是一幅美麗的草稿,
看似平凡的山海小景、人物或靜物,
在不求形式,隨興所致的袁氏風格下,
賦予一種直覺性的樸真典雅,酣然而熟巧,
讓人不自覺醉心於她營造的離塵境外,
感受到一股無爭的快樂;純粹的滿足。
因為是個性情中人,作畫也如實反應,
於是乎細膩的情感包夾顯現的渾然天成,
無須言語,即可全然烘托於畫面中,
如此卓越的能力,早在家鄉就曾入選全國美展,
在台更獲第三屆中山文藝創作獎的殊榮。

但隨著1988年一場高爾夫球意外,
袁樞真一隻眼睛被球擊中,
從此視力直落,接近半盲,
慢慢地對於鍾愛的繪畫開始力不從心。
光影明暗與肌理質感變得不重要,
色彩、形物的神會在畫面中抽象而超脫,
漸漸落幕在人生圓滿的盡頭。
回顧她的創作近一甲子,
直率簡淡的表現,令人驚嘆拙得出奇,
於西方筆調下,蘊藏著溫厚無為的傳統雅涵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