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心游物 | 浪花淘不盡潮流滬地 – 老上海傢俱

臨著十九世紀的黃浦江岸,
與中國他處的風景或許不同,
一眼先看到海關大樓頂上的巨大時鐘,
象徵著邁向城市與現代化,
差不多先生們養成了新時代的好習慣-守時。
早晨可見人車來往,
上班族的通勤儼然不比今日遜色;
等到華燈初上,夜幕披垂,
十里洋場的夜生活才正要開始。

隨著上海輕工業興起,國資企業投入改造,
促進洋派事物落地生根,
終究讓絢爛新奇歸於生活、在地化,
擺脫外來者、異國情調的框架。
從前大氣派頭的紅木傢具,變出老底抽薪,
由當地老師傅手工打造,沿襲精準的卡榫接法,
木出釘不見鐵,起線、打窪俐落分明,
兼容西洋的奔放;中國的謹斂,
典雅中猶見熱情,讓它們獨具反差性的美感。
在裝飾紋樣方面,亦可見變化新奇,
天使、花籃代替童子、卷草;
規矩的開光多了新圖案;
牙板與邊條雕刻著幾何線條;
穩立四腳的是古希臘的神殿柱式。

FB4-1寬
潮流如此,人聞隨之,
或許在正統與傳承方面,
租界風格的器物沒有雄厚的脈絡可循,
但單就藝術價值和時代意義方面,
卻是擁有其難以抹滅的獨特與必然性,
想像當初,上海人是如何打破中西藩籬,
打破“華人與狗不得進入”的階級?
就像對比昔日台灣,
日治時期奠定了西化進步的里程碑,
民生產業、藝術教育,無不從此啟蒙發展,
屈服於強國統治之下的生存,
也是作為跨向現代進步的一大捷徑。

紛紛擾擾了一個世紀,
細數上海風光的歷史足跡,
燦爛的藝文伏流也匯入了這塊寶地,
雖然面積只有台灣的六分之一,
然而絕對不能因彈丸之地而小覷。
海上滬派,對比北京宮廷畫派,
擅長詩書畫一體呈現,描寫民間雅俗共賞的題材,
時人常言:「以硯田為生者,亦皆於於而來,僑居賣畫」
皆出名譟一時、流芳至今的大家。
又比如現代文學巨匠-魯迅、
中國四大名旦之首-梅蘭芳,
開啟的故事一頁一頁,可說到何年何月,
落花流水,也僅只是時人過客罷。

浪奔 浪流 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
淘盡了 世間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…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