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猶疑是 | 凱旋者 : After The Master

曾經讀到美國作家海明威說:
「生活與鬥牛差不多,不是你戰勝牛,就是牛挑死你。」

在西方世界裡,牛常以憤怒、暴躁、慾望等姿態現身,
希臘神話中的牛頭人身怪「彌諾陶洛斯」,他性情兇暴,
每年雅典人都得進貢七對童男童女,以供食用。
然古印度教卻視牛為豐饒的象徵,
神聖之名虔敬以待,
並相傳濕婆的妻子「雪山女神」是牛的化身,
直到現在的印度、尼泊爾等地都是禁止宰殺的。

而提到牛,不少人也會聯想到西班牙,
那個印象中熱情歡鬧的國家,
當一個個青春激昂的靈魂,與剽悍矯勇的奔牛對峙,
人與獸一隙之隔,只見鮮紅飄灑在黃土上,
究竟只是布幔優雅的抽離,
還是誰的鮮血淌落?

除此之外,西班牙的佛朗明哥舞也舉世聞名,
其節奏輕快、旋律鮮明,
配合舞者大幅度的迴旋、款擺,
看似綺麗歡愉的肢體語言,
其實飽含著吉普賽人對命運的宣洩、詠嘆,
賞完一曲,彷彿經歷了一生花開花謝。

牛

民族的記憶,牽動著藝術走向,
西班牙籍的曠世藝術家「畢卡索」,作品量龐雜,
常用牛人的形態帶入畫面,體現虛象的感情、寓意,
乃至後世也投其所好,以牛向這位大師致敬。
如同此尊,單腳一跨入世,
以紅銅的堅毅,詮釋著輕盈躍動的靈魂,
似舞者提拉裙襬,腳踏千秋;
抑或鬥牛士挺胸闊步,臨場霍霍,
在半具象的幻化中,傳遞明媚不息的精神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