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談琴弦 | 詣極古琴

台北故宮博物院典藏逸品無數,
號稱嶺南四大名琴的春雷、秋波、天蠁、綠綺台,
其中為首的春雷,便現存於此。
由唐朝雷威所斫,宋徽宗藏之於宣和殿,
金章宗過世時曾隨其殉葬,後輾轉入張大千手中,
連珠式身形,表面玄漆斷紋繁密,
多處細刻篆字,底部有草書「春雷」二字填綠,
音韻醇厚清越,可謂諸琴之冠,天地間尤物也!

中國的四大真是說而不盡,
例如佛教著名護法,二十諸天的四大天王,
其名目沿用至今,變成政治人物或影視明星的頭銜;
又或兒時相伴讀過的四大奇書,
到了今日孩子眼中,只剩下螢幕與滑動的手指作陪。
古老的藝術,要怎樣才能於現世容身?
古典與當代的矛盾,正慢慢形成鴻溝,
當老一輩的琴家邁入垂暮之年,
代代真傳的曲目走向後繼無人,
造詣的失傳,同時也是文化智慧的抹滅,
古琴這項“老古董”,如何得以延續,引人深思。

6-1春雷2
且說古琴是中國弦樂器裡的尊皇,有憑有據,
早在東漢學者桓譚著作的《新論》一書中論到:
「八音之中,唯絲為最,而琴為之首」
其音色金聲玉振,時而渾厚;時而清靈縹緲。
相較之下,小提琴就是西方的音樂女王,
共鳴洪亮又豐滿,充足的力度,極具穿透感,
細膩處又僅在抑揚頓挫間,起落自如。
西方樂器本身也是五花八門,無奇不有,
但西方人來研究中國樂器,那就很少見了,
近代像是荷蘭外交官-高羅佩、瑞典漢學家-林西莉等人,
相繼宣揚古琴文化,著書更是堪比中國人而望塵莫及。

「琴者,禁也。禁邪歸正,以和人心…」
文辭出自宋代劉籍的《琴議篇》,
通篇細述對古琴的褒賞,讚揚它協正人心的禮教之用。
在那個年代來說,人之於琴,是習以為常的事,
但時至今日,已變成我們的稀有、難得,
古琴是一門專業而精窄的路線,非主流的技藝,
需要全心浸淫,緩而慢的投入累積,
秉持格物致知的精神,多方面鍛鍊,才能通曉貫徹,
這也是時下人最缺乏的欲速則不達。
詩人韓愈曾在《聽穎師彈琴》文中所嘆:
「無以冰炭置我腸」,戲劇化形容聽完一曲的感動,
心情拔高又陡墜,就像冰塊和炭火相繼於腸中攪和般,
只可意會,不可言傳,興許在物質虛化後,
古琴無形的弦外之音、韻外之致,
依舊千年物外的沉靜內斂,等待人們揭紗細品。

台北故宮博物院-春雷:
http://theme.npm.edu.tw/selection/Article.aspx?sNo=04001029#inline_content_intro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