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圖也望|

近日,「新興糊紙店」受邀參加巴黎工藝設計師週(D’Days),與其他台灣紙雕工藝、手工金紙家庭工藝等設計,共同呈現「台灣新藝:Taiwan- Unfolding」展覽。媒體開始關注這項逐漸沒落的工藝,人們也在這些提醒中,透過他國的眼睛,回頭發現自身既有的美!

然而,這些注目是否只是曇花一現呢?一直以來,台灣傳統技藝都面臨著極大的困境。2005年《文化資產保存法》修訂,其保護對象包括古蹟、文化景觀、傳統藝術、民俗文物等,洋洋灑灑共七大類。然而,從三井倉庫存留討論、北港糖廠宿舍火災等事件,我們不難看出具體文化資產保存的不易,除了日常維護,它們還須與現代經濟取向的政策對抗。

更不消說傳統技藝這樣無形的文化資產了!剪紙、大木作技術、紙紮、北管音樂等等,一般民眾在生活中幾乎沒有機會去接觸這些技藝,更遑論去學習製作、欣賞體會。如今,我們面臨的是薪傳的虛弱不振,即便有一二傳人,也僅是勉力支撐,還要隨時擔心後繼無人;同時,我們的社會文化將之供上遙遠的高臺,卻忽略了沒有普羅大眾的基礎,民俗技藝就是失根的浮萍,飄渺不定,無法紮實立足。

紙紮文化-傳統木雕

正如北藝大黃貞燕教授所說的:「在過去的環境裡才能夠孕育出來的審美感……是維繫文化多樣性最寶貴的部分。」而這正是我們今日最欠缺的部分。當我們今天只有跟著他國焦點,才能回頭發現自己的文化之美,這代表著我們已經遺落對傳統文化的欣賞底蘊。事實上,大多數的台灣傳統藝術,幾乎無法形成一條獨立運作的產業鏈,供需之間失衡;透過有限的政府補助,也只能救急,治不了本。這是整個社會文化氛圍的問題,沒有傳人,技藝無法承接下去;沒有懂得欣賞的受眾,也就沒有經濟上的支撐,同樣的問題只能繼續惡化下去。

這是一個匆忙的時代,追求速度、追求效率,人人都害怕被拋下,而那些需要漫長時光細細醞釀的工藝,理所當然地被落下了。還有誰願意花三個月學習劈竹,再花三個月學習糊紙,乃至用一輩子,心無旁騖地鑽研一門技藝呢?即使有,這個大環境又能容忍幾位呢?除了培育人才,也許,培養出一群懂得欣賞、願意支持的受眾,塑造一個親近傳統技藝的社會,會是更好的方式,當大量的需求出現,便可能產生更多的供給!

圖片來源:
紙糊龍頭_新興糊紙店-紙紮工藝美學
傳統木雕_技高藝卓-2015指定保存者特展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