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台灣美術的戰後緊箍咒

台灣藝術沓雜渺佚的足履,
孕生不過數百年,
島民隨著政權遞嬗,
將外來褪轉內化,
拋棄或層疊,
如此反覆的身世;
從國民政府抵臺,
開啟第N次的身份更新。
文化政治所帶來的創傷,
簡直將人從這片土地上連根拔起。

當白色恐怖驟然鳴槍,
人民的創作與言論,
開始受箝於府方的疑忌。
朱鳴岡、荒煙等人於戰後來台,
他們創作的木刻板畫,
片片削劃,啟自魯迅發起的木刻運動,
寫實記錄下台灣戰後的社會樣態,
然在左傾身份的壓力下,黯然離台。
而省展中,東洋畫與國畫的對峙,
挑起尖銳的本質懷疑。
是時來台的外省畫家主為傳統派,
挾中原觀念解讀台灣美術,甚帶糾正意味。
劉獅:「許多人誤認日本畫為國畫,
也有人明明所畫的都是日本畫,
偏偏自稱為中國畫家,
實在可憐復可笑!」
隨著日治美術教育落土台灣的東洋畫,
遠承自唐代,帶有北宗畫派的山水氣韻;
隨著明治維新拉開視野,
更融入了西洋印象畫派的光語,
從土地出發,繪灑台灣的色彩與溫度。

以回歸正統之名,
創作觀點與解讀視線兀然斷開,
從東洋畫三個字,
割出一道黑洞也似的藝術破口。
林玉山:「對看不合眼的畫,
隨便掛一個日本畫的頭銜對待,
如此淺見的評論,
只有使感情的離間,
對於作家毫無益處。」
然而,戰後飄疲的台灣人,
實願有家可歸屬,不甘又奈何?
於是,原先跑在前頭的台灣畫家,
禁受退讓出一條回歸之路;
東洋畫終究委身於國畫第二部,
直至落沒地失去舞台,
又在台日斷交的影響下,消失於省展。

3-2%e3%80%82%e7%95%99%e6%97%a5%e6%9c%9f%e9%96%93%e7%9a%84%e6%9e%97%e4%b9%8b%e5%8a%a9%e8%88%87%e5%a6%bb%e5%ad%90

直到1973年,
台灣膠彩畫之父-林之助,
提議以膠彩畫正名,
終為正統藝術與原罪,
劃下止血般的句點。
以「沒有終點,永遠探索。」定義創作的林之助,
繪畫提取於自然,
靈致佈局逸灑淡雅詩情,
一如其人,優雅溫文。
1985年,他於東海大學首開課程,
領著曾經消匿的膠彩畫,
走上正式的學術研究之路。
而台灣藝術在胼手胝足間,
隨著一波波拍岸新浪潮,
真實面對自身,
完成歷史與現實詰問。

08700264.TIF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