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 | 衝尋-台灣美術那些年

戒嚴的那些年,
現實壓制著整個台灣,
人們的思想行動受束縛,
文化創作空間噤閉。
反觀經濟建設,則在鉅額美援之下倏地發展,
美國文化、價值觀亦隨之降臨寶島,
這是段標榜前衛與進步的前奏,
預告著戰後第一波台灣現代藝術的降臨。
自心念出發的藝術家們,
躍躍試探東西方藝術的潛質,
迎向衝突而後創造,
發軔於1957年的東方畫會與五月畫會。

受到廖繼春鼓舞成長的五月畫會,
由劉國松與師大藝術系畢業生所創立,
在中西匯合的起點上,探析尋索,
演繹台灣前衛藝術的實驗序曲。
力倡「中國畫現代化」的劉國松,
於筆飛墨走間,別開徯徑,
獨創了漬墨、拓墨技法,
在看似西方的形象中,
傳遞東方山水的浩蕩峻嶺,
他的革新之聲,自西而東,
大幅推進了20世紀現代水墨的發展。

4-2%e3%80%82%e7%95%ab%e5%ae%a4%e8%88%87%e6%9d%8e%e4%bb%b2%e7%94%9f
畫室與李仲生

而東方畫會的八大響馬-李仲生與霍剛等人,
披著前衛藝術的勳帶,向所有人宣告:
「一個民族必須是永遠活著的、生長著的,
在生長過程中,她一方面留下了歷史,
一方面需要著新的資源。」
李仲生自由又獨立的研究式教學,
以哲學為識,著重探發精神內藴,
越過時代封線與學院藩籬,
為現代藝術生根台灣的重要播種者。
從蕭勤在龐圖運動的靜觀哲語,
到李元佳創於英國鄉野的藝術空間,
概念雖越位實踐於海外,
卻美妙衝撞出大眾藝術的無限可能。

兀然孤立的70年代,
不需再說釣魚台或中美建交⋯⋯,
台灣作為後殖民政治的一枚棋子,
美式酣夢終消驚醒,
政經環境的逼促,成了眼前巨大問號,
激起了人們反思自身與文化歷史的關係。
鄉土運動由文學、藝術至文化媒體,
帶著人們感受腳下的台灣土地-生命連結的所在。
林之助、黃鷗波與謝孝德等藝術家,
以彩筆繪出鄉土寫實題材,
如那無數農村遷變成工廠的曾經⋯⋯。

4-3%e3%80%82%e6%9d%8e%e5%86%8d%e9%88%90%e3%80%8a%e4%bd%8e%e9%99%90%e7%9a%84%e7%84%a1%e9%99%90%e3%80%8b1983
李再鈐《低限的無限》1983

80年代政府解嚴,
飽受禁錮的社會,漸漸甦活,
台灣藝術接迎著美術館時代的來臨,
更上一階,卻踉蹌而行,
1985年,北美館擅改李再鈐的紅星形雕塑,
以消毒特定政治意涵下,
曖昧於藝術家與五星旗之間的可能。
於此而後,民主改革邁開步伐,
篩洗沈痾的歷史意識,
我們一起經過,
社會甦醒的必然陣痛。
台灣美術,
吐吶這一路上的甘苦與養份,
轉譯環境與社會的所有可能,
自鮮野異奇的閩風墨彩,
到自心付手,交融於當代,
都正走向一條自我認同的路。

Sav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