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|生之爛漫歡愉

身為藝術家,渴求的除了天份之外,
更需要大環境所滋養出的契機;
十九世紀歐洲正風靡一股和風熱,
同時日本進行著維新運動,
兩方交會,在西化即現代化的呼喊中,
梅原龍三郎旋落到了這絕妙的起跑點。

琳琅滿目的布幔、重彩重鮮的圖騰,
出生日本京都織染世家,
穠麗光景對梅原而言不過是稀鬆平常,
有意無意,心中的頻率有點不一樣了;
而思緒早不在學校課堂的他,
輾轉進入淺井忠的名門底下習畫。

1-2%e6%a2%85%e5%8e%9f%e9%be%8d%e4%b8%89%e9%83%8e%e8%88%87%e3%80%88%e6%a5%8a%e8%b2%b4%e5%a6%83%e3%80%89%ef%bc%8c1941
梅原龍三郎與素描作品〈楊貴妃〉,1941
(「風貌」 梅原龍三郎 撮影:土門拳 1941年)

弱冠之際,接著同門安井曾太郎的後腳,
踏上留歐之途,僅短短五年之冬。
當時遇見雷諾瓦與畢卡索等等先驅不是偶然,
齊寫生、遊歐洲,捕捉光影形色的絢麗,
是夢寐以求阿!如此如此的這般美好,
奠基了梅原繪畫裡「生之歡愉」的中心思想。

20世紀初期一批留法藝術家歸國,
興起改革會、聚成流派、倡導新思維,
想當然爾必新興一股強勁的在野勢力;
反觀梅原,秉著追求東方與西洋的統合,
落入了一段不短的灰暗期,
直到華麗既誇張的浮世繪觸發了他。

1-3%e3%80%88%e8%a3%b8%e5%a9%a6%e3%80%89%ef%bc%8c1930
〈裸婦〉,1930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