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|寫生浮世的絢麗

過渡了廿年的陣痛期,遂如大病初癒,
梅原龍三郎拋開了西畫的精準架構,
留有印象派的光影,汲取浮世繪與琳派的絢爛,
梅原式的繪畫面貌隱然成形。
握筆釐清油料去處,定調東方色彩的純粹;
紅、青、綠可謂梅原的色彩三元素,
直至晚年都純熟地運用在畫作上。

日本自桃山時代大規模灑落金、銀箔在畫上,
對以往過度保守的畫壇帶來了一些新鮮感;
然江戶時期在壓抑的封建社會下,
百工商賈匯聚,促使次文化風俗的誕生,
市井小民的浮生姿態成了町人畫師筆下對象。

平面化構圖配上金銀濃艷的裝飾性色彩,
更加彰顯俗世中的各般享樂榮景。
面對浮世繪的獨到技巧及小人物的認份歡愉,
自然灑脫的梅原龍三郎有著同道思想;
而傳統日本顏料是構成日本畫華麗精緻的要素,
將之與西洋媒材調和,奠定了濃鮮快意的風格。

2-2%e3%80%88%e8%96%94%e8%96%87%e5%9c%96%e3%80%891940

〈薔薇圖〉,1940
一說「越是民族的,越是世界的」,
梅原歸國後甚是體會到成了西洋畫巨匠的他又奈何?
只有發揚東方的傳統美,才能與西方文化匹敵;
但越是冶煉純粹越覺自身渺小。
爾後兩次歐洲行,深得表現主義及野獸派啟發,
訴求以色彩表達自我,解構了無謂的論調;
嘗試然後失敗的折返跑裡,恍惚一去也四十有五,
不計其數的草圖才正準備打底上色。

為了追求以寫生為基石的原則歷覽各處山水風光,
尋求能回報他炙烈豐沛的情感:鹿兒島與北京。
兩方的渾然天成及百年文化薈萃使他投懷其中;
「最強烈的色彩需要用最弱的顏色方能襯托出來」,
雷諾瓦曾告訴他。
而梅原龍三郎則以赤裸的孤舟,
劃破一泓平靜的湖水。

 

2-3%e3%80%88%e9%9c%a7%e5%b3%b6%e3%80%89%ef%bc%8c1938

〈霧島〉,1938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