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人說事|梅原迸出的台灣伏流

1895年日本與清政府簽訂馬關條約,
割讓了遼東半島、台澎列島和巨額賠款,
此段困獸之鬥長達了半百年光陰,
但猶如鏡般,一事一物皆有兩面;
第一位在台日籍美術教師石川欽一郎,
為台灣畫壇帶來一股溫流,門下桃李輩出,
同時殖民政府也選派台生赴日留學,
統治者帶來正面的實質建設成效顯著。

對於日本佈局乖整的街道磚牆,
生性浪漫的梅原龍三郎心裏是打不起一波漣漪,   
苦無激盪的他對具有南方風情的台灣有了憧憬。
1933年梅原龍三郎首次以「台展」審查員身份抵台,
原先想像的島國陽光卻早被近代化的建設吞噬,
興味索然之際,僅是公務在身,便輕輕的來輕輕地走。
反是歸途中停滯一處噴烟霧散、靈動飄渺之地,
鹿兒島之千姿百態翩翩入畫,
泛紅的火和團團雲烟瀰漫成了一幅幅系列之作,
也是此時確立了梅原的「櫻島時期」。

3-2%e6%a2%85%e5%8e%9f%e9%be%8d%e4%b8%89%e9%83%8e1984%e5%b9%b4%e5%9c%a8%e7%95%ab%e5%ae%a4%e7%95%99%e5%bd%b1

<梅原龍三郎1984年在畫室留影>

 

比照石川欽一郎在台影響的層面之深廣,
梅原僅是被景仰的角度,腳步可說是不著痕跡,
但在台灣的藝術家中,
卻可見二人隨著梅原這股伏流迸出。  
起初梅原龍三郎來台審查兼旅遊,
走過三峽老街,畫過台南孔廟,
皆由廖繼春作為嚮導陪伴寫生,雖稱不上師徒,
但梅原色彩的豪情率真無意為廖繼春點了盞明燈。

尋覓著嚮往的東方,來到歷代王城,
梅原一眼鍾情這方濃蔭蔽天,古韻悠然的北京,
足以他不畏辛苦往返中日多次,一去便是半載,
同時結識了一生互惠的好友。
郭柏川1937年即赴北平定居,曾留學日本的他,
無非是領梅原龍三郎遍覽城內風光的最佳人選,
兩人亦師也亦友,悄悄催化出郭柏川的繪畫底蘊;
長時間郭氏都待在旅館陪他作畫,偶相偕古玩店,
收藏中國珍稀古瓷⋯⋯北京於梅原就如花於蝶,
「北京時期」為他藝術成就之巔峰。

3-3%e3%80%88%e6%95%85%e5%ae%ae%e3%80%89%e9%83%ad%e6%9f%8f%e5%b7%9d%ef%bc%8c1946

〈故宮〉郭柏川,1946

梅原窮極一生以畫畫為業並遊歷諸國,
採納各派形形色色,獨具國際觀;
與日本藝術家共同致力西洋美術推廣,
回顧過往的各時期,在那樣一切還未成形的時代,
梅原皆以紅色的心、青藍的天、濃綠的草,
毫無保留的給觀者一片恣意的大地,
樸拙稚趣的筆觸與量感豐沛的暈輪,
誠摯地化現出他的原則:
「靈與肉無所區分,兩者融合即是生之歡愉」
而其生之長,追求更耀眼的路上是無一刻老去。

Sav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