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心游物|形之所寓 圖像所明

《後漢書‧西域傳》

世傳明帝夢見金人,長大、頂有光明,以問群臣。或曰:「西方有神,名曰佛,其形長丈六尺而黃金色。」帝於是遣使天竺問佛道法,遂於中國圖畫形像焉。

實東漢永平年間,已有楚王英盛齋戒之祀、信奉佛教之載。西漢向西域敞開的大門,也同時將佛法迎進中土。神仙方術流行的漢末,佛教的弘義尚未傳開,民間只當佛與神仙無異,這來自異邦的神祈與西王母、東王公、飛天四靈等,以各種裝飾圖騰的型態紛紛散入中原生活。

漢朝亡覆後干戈四起、政權更迭,魏晉南北紊亂的世局,瓦解前朝數百年的社會倫理秩序。生靈塗炭,一切朝不保夕,佛教因果輪迴之論,卷起一濤信仰浪頭,中國佛教造像狂潮就此而生。

%e5%8d%81%e4%ba%8c%e8%87%b3%e5%8d%81%e4%b8%89%e4%b8%96%e7%b4%80-%e5%a4%a7%e6%97%a5%e5%a6%82%e4%be%86-%e5%94%90%e5%8d%a1

十二至十三世紀 大日如來 唐卡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像蒙娜麗莎,那耐人尋味輕輕勾起的嘴角,似笑非笑; 敦和的臉龐、月牙般彎彎的眉眼,純淨喜悅又彷若洞悉世間無盡苦厄,視喧囂與沈浮為無物,這抹笑容,則標誌了魏晉的佛像。

若說蒙娜麗莎的微笑,是那把古典繪畫的金鑰,背後的錯置空間,則是那道達文西企圖開啟的二度空間幻覺之大門;佛陀的笑靨,現於最動盪的亂世,與寄彼時藝匠黎庶多少善與美想望,多少對圓滿世界的殷殷念盼?

宗教與藝術,或許超然物外,脫離了實用性,其含藏什麼得以牽引種種探究?這些無事生產的生產,彌足珍貴之處,許在於隱晦又誠實的傳達,不同於平鋪直述的白文,多有一些迂迴、漫著一層幻象。

石質傳來冰涼的溫度,歲歲刻痕留下些些扎手的觸感,泥與塵的氣味仍停留其上,宇宙流轉,借零圭斷璧,今人得重拂昔日塵土,臆想舊日,興許此些感受百年之前已如是?

rr-21-%e9%ad%8f%e6%99%89%e5%8d%97%e5%8c%97%e6%9c%9d-%e5%be%ae%e7%ac%91%e7%9a%84%e4%bd%9b%e9%99%80-%e6%b5%ae%e7%94%9f%e9%81%b8%e5%93%81-b

RR-21 魏晉南北朝 微笑的佛陀 浮生選品

Save

Sav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